查看: 1277|回复: 0

「性无能和爱无能,哪个更可怕?」

[复制链接]

487

主题

493

帖子

164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648
发表于 2019-9-11 00:00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你会选择一个深爱你但性无能的人吗?
还是,你会选择能陪你享受人类欢愉但心中早已是一片死灰的人?

如果无法选择,那……
性无能和爱无能,哪个更可怕?

在音乐节的间隙,亦池丢给我一篇链接,是测试爱无能的文章。

我说:「完了,八条我中了七条。」

那篇文章列出了爱无能的 8 个特质,分别是:
1.害怕承诺
2.无法进入亲密关系的下一阶段
3.喜欢保持距离
4.对(可能是伤痛的)过去讳莫如深
5.以自我为中心
6.避免亲密
7.习惯性迟到或突然消失
8.反对在社交网络上的暴露

亦池跟我说:「简浅,那我可能很难理解你了。没有水到渠成的爱,它是一种需要反复练习的能力。

我笑,我想我早已丧失了这种能力吧。

爱无能是件可怕的事,或许比性无能更可怕吧。
丧失了「爱」的能力,你还能拥有多少快乐呢?

我打开我新书的文档,第一篇小说里,毫不留情写:
说白了,我恨极了‘爱情’这个词,它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。

关于爱情让人面目可憎的故事,我想起了 Bon.
他早已爱无能了。

说实话,自从 Bon 离开我们的圈子后,就再也没有主动给我发过微信。
最近我翻了下他朋友圈,我只看见一条横线。

我无奈笑笑,已快想不起他上次虚情假意跟我说话的模样了。

最近一次跟他联系,是在上海。
我从深圳飞去上海找他,听上去,真是基情满满。

那次在深圳,我在酒店里喝了半瓶黑方后,晕乎乎走进浴室,突然心悸发作。
我随手给聊天页面最近的几个人发去微信:
我心悸了。

凌晨四点五十,没有人会回复我的。

我抓着自己胸口喘了十几分钟后,冲了个澡,去床上老老实实睡着了。
当我快中午才醒时,发现他早上九点半给我回的微信:
「你这是要跟我说遗言?」

我回了句「我还活着」。
我当然还活着,人生这么痛苦,我还未寻到半点快乐,怎舍得就此离去?

那次去深圳,是去采访一个文化界名人。
但很不幸,我很讨厌那个名人,耐着性子去采访他,他只给了我十分钟,糊弄我完事。

我算了下预算和时间成本,有些心痛。

于是,我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:
我还要写多少年,才能比他红?

我正费力思索这个问题时,Bon 给我发微信:
「来上海陪我喝喝呗?」

我有一个朋友这么形容 Bon,说 Bon 是个很危险的人,让我离他远一些。

但我还是去赴约了。

我去他家里,他做好菜,摆出酒,一如既往夸夸其谈。

墙角那个行李箱,据说是要吵着跟他结婚的某个白富美的;
书架上摆着的几个手办,好像是跟他夜跑的那个 KOL 姑娘的;
就连在我脚下撒娇打滚的猫咪,似乎都是哪个女孩跟他一起领养的。

我说:你可真厉害。
Bon 摆出一副情感大 V 的姿态,为我出谋划策。
他告诉我如何追到心仪的女生,并如何在合适的时候,做成年人该做的事。

我看他骄傲的模样,不忍心揭穿他:
男情感大 V 大多数都是死肥宅,在网上装老司机骗低层男性钱的。

Bon 并不会在意我会怎么说。
他最乐意的事情便是告诉我他是男女皆可的,又要告诉我他非常在意我,完了又会补一句:
「简浅,你别误会了,我可看不上你。」

……我一个只对漂亮女生性感姑娘感兴趣的纯直男,真不在意的。

Bon 会非常骄傲跟我讲:
当他跟一个女孩缠绵时,另一个厉害些的女孩恰好来他家找他,他让家里的女孩躲在柜子里,然后喊哥们救场,再脱离危机。

Bon 对如何搞定一个个女生颇为自信。
比他小十岁的,和比他大十岁的,他似乎都有过恋情。
在一段段感情中来回穿梭时,即便女孩们互相知道她们有一个共同男友时,Bon 也不慌张:
他擅长让两个女孩为他而撕逼。

Bon 引以为傲。

我曾以为,他只是浪,并不是爱无能。
浪子终归是会回头的,回不了头的浪子,也比寻常人更懂得爱是什么。
毕竟,他也会干那种手写长信夹在书里托我给心仪姑娘的蠢事的。

但,直到很久以后,我才醒悟——
爱无能的人,总爱做一些纯情的事,一遍遍提醒自己:
我还没丧失爱一个人的能力。

多数人印象中里的 Bon,是这样的——

聪明;
有文化品味;
懂得享受生活;
对工作很上心;
对女友非常贴心。

似乎有着还不错的工作和岗位;
跟你聊天时,总会引经据典;
会开车去江边逛逛,再去一个隐蔽的酒吧自己调杯酒;
会因为在工作上说服你,耐心说上几小时;
愿意陪女友去所有她想去的地方。

但直到相处很久后,我朋友一句精辟的话戳穿了他的伪装:
纸糊的老虎。

我真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相信他无比在乎我。
但我冷静下来后,我才回忆起初识时,他对我说的话:
「不要相信任何人,包括我。」

我一度以为这是他的诚恳,最后我才懂,这是他唯一跟我说过的真话。
呵呵。

我常跟他在自己房子里喝酒,有次喝到尽兴时,我竟想拉着 Bon 与我模仿《死亡诗社》里的经典桥段——
站在桌子上,大喊:
「Oh,Captain,My captain!」

这么傻的事,他当然是拒绝了。
我真傻,他只是爱跟我强调他与我一样是理想主义者,我怎么能当真呢?

在我与他不怎么联系后,才从各个朋友口里拼齐了真实的他——

他会在旅行中让女友出大部分的钱,再骄傲告诉哥们他请的客;
他会在分手后扔掉女友心爱的东西,并且一次次拉黑前任;
他并没有什么工作能力,只是在纸上镀了层假金,被戳破后,没人愿意再听他滔滔不绝的高论。

我想起那次我问他小说写的如何了,我有一些出版社的人脉,如果写得不错我能帮他推荐一下。
他说:「能预支版税吗?」

小说的事情,后来不了了之了,
我该怎么告诉他,在书号非常贵的 2019 年,出版社只会给有流量的作者出书,只会给畅销书作家预支版税。

最近,我才听说,他都快穷困潦倒了。

他用那张还不错的皮囊,精心包装了一个又一个故事,令女生动容,令男生想称兄道弟。
结果,他爱的,其实只有他自己。

或者,他连自己都不爱。
爱无能的人,只能在人间欢愉中找寻半点存在感吧。

他干过最让我为之惊悚的事情,是跟一个爱他的女孩这么形容另一个他「爱」的女孩:
我爱她,因为她像以前的你。

惊为天人。

我想起微博上一个著名的问题:
那方面能力很强的高晓松和那方面不行的吴彦祖,你选谁?

这真是一个绝难的问题。

后来,我才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:
20 岁左右的女生,会选择后者,25 岁以上的女生,会选择前者。

随着年龄增大,大家都不会相信纯爱了。

我有些怀念大学时的自己,虽然我不太喜欢他,也没多少人喜欢他。

那时候,我只穿得起淘宝上 100 块的衬衫,甚至更便宜的衣服。
请喜欢的女孩去市区吃一顿几百块的饭,就要吃泡面很久很久。

那时候啊,只要能牵到她的手,就会无比欣喜。
那时候的我,没有青年作家的名誉,也没有网络大 V 的光环,没有车没有房没有这样那样的资源,每逢我说出梦想时就会被无数人嘲笑。

那时候,纯爱还是有可能性的词。
如今,我认识了很多在校大学女生,她们提起这方面话题,再也不羞涩了。

我谈过很多恋爱,女友的年龄差甚至到达了 12 岁,整整一轮。
近些年的恋爱,总会在短时间内便直奔主题,片刻欢愉之后,我常迷茫。

在毕业两年多后,我飞到大学时我深爱女孩的城市。
我牵起她的手,把她送到她家楼下,轻轻亲吻她的额头,拥抱她,说:
「我幻想这一天很久很久了,我幻想你生活的环境是什么样的,我幻想牵着你走过这些大街小巷来到你家楼下。」

那瞬间,我被自己感动了。

当离开那座北方城市,飞机又跨越了大半个中国,我降落在了我熟悉的上海。
当我嗅到这座城市的熟悉味道时,胸口遗存的那点温热,荡然无存。

刹那间,我好想哭,却没有眼泪。

究竟是什么,会让一个人变得爱无能?

在无数人跟我控诉 Bon 有多恶劣时,我发现他已经把我删了。
微信记录停留在春节时,我跟他说:
「Bon,春节快乐!」

我少有的感叹号。
他回:「唉,也祝你快乐吧。

我不知那个「唉」和「也」的含义。
也许我知道,只是懒得猜测罢了。

在我没有跟 Bon 联系的这几个月里,我发现人生真的变得索然无味了。

我快要离开成都这座城市了,才发现我没有好好逛过这座城市。
某个凌晨四点,我跑到九眼桥,看着河边一家家打烊的酒吧。

我想起北京后海,想起上海衡山路,想起三亚酒吧一条街。
我想起我曾喝过的一个个地方,想起我曾爱过的一个个女孩,想起我曾拥有过一次次人间欢愉。
这一切,终于变得那么乏味了。

我走上桥,跨过河,去了对面的夜店一条街,想起我曾经的生活。
我终于学会如何在酒吧里当一个老手了,学会各式各样的游戏保证极高的胜率,学会在微醺中如何牵起女孩的手去亲吻她。

学会了又如何呢?
那一场场酒局后,男男女女都沉浸在酒精所放大的悲欢中。
再来一轮时,在一个圆桌上,吃菜与敬酒,感情似乎都又近了几分。

那一刻,我们是真的相信爱相信快乐。
唉,也祝你快乐吧。

我厌倦了酒局,厌倦了一场场爱无能人士们的表演。

而那个关于「性无能」和「爱无能」谁更可怕的问题。
女孩们都选择了「爱无能」,男孩们都选择了「性无能」。

我选不出了。
我想念那个我们都相信爱的夏季。

  06  

我想念为爱活着的你。
我想念为你的夏天拼了命努力的我。
我想念把生活过成一场美梦的你和我。

我想念那个我们都相信爱的夏季。

640.webp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